第十七章 白克斯的奇妙冒险
书名:三界铁匠铺 作者:张土块 本章字数:346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7 20:17:48

呼~

白克斯擦了擦额头上流下的一滴汗水,完成任务的喜悦洋溢在心间。

终于,在他不辞辛劳的奔走下,在这个没有任何意义的时刻,完成了之前对别人的承诺。

当然,白小侠头上滴下的汗水并不是因为炎热,刚刚的最后一家客户,属实有些一言难尽。

刚敲门的时候,里面正传来奇怪的撞击声,过了好久,一个犀牛模样憨憨的汉子才跑出来打开了门。

人家倒也没有因为送东西的打扰了他们的好事而生气,反倒是热情的邀请白克斯进去吃饭。

而白克斯想着反正事情也干完了,就没有拒绝,这一顿饭吃的也是宾主尽欢。

但接下来嘛,那憨汉子硬是说什么吃完饭得运动运动,你说运动也就运动吧,还非得是那种运动。

那做饭的猴美人似乎也不太在乎自家丈夫的做法,反倒眼中还有些异样的期待。

白小侠当然是不从啊,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刚刚那顿饭居然还加入了一些催情的东西,浑身上下一下变得燥热起来,差点就没把持住。

后来说来也奇怪,本来锁的好好的门突然被推开来,一阵清风吹过,房间中的几人似乎都清醒了许多。

虽然他们两一次性的衣服已经碎在地上,并且也开始了一些不可言说的活塞运动,但咱的白小侠是抖的一下,猛然清醒过来,把手从裤子里抽出来,赶紧跑路了。

“也不知道他们忙活的怎么样了,没有我到底行不行。”白克斯朝着当初几人住下的客栈走去,一路上还是车水马龙,好不热闹。

当白克斯到时,好巧不巧的是,正好三人也正在店里吃着饭交流着情报。

“哟,这不是咱的白大侠吗?哦,在这儿应该叫赛古真尼先生才对。”张土块最先眼尖的看见了白克斯,语气中带些嘲讽道:“怎么样,最近生意忙完了吗?”

白克斯端起酒壶灌了一大口,缓解了一番刚刚的某种“饥渴”,这才说道:“忙活完了,刚忙活完,想着你们会不会差人手,马上就赶过来了。”

“哎呀,这倒是劳赛古公子费心了,”张土块仿佛还没玩够,接着骚道:“公子不在的这段日子里,我和我的两个手下已经把事情做的差不多啦,赛古公子正好能来享受成果了。”

白克斯知道他是在说自己一点没帮忙的事情,也不理他,等着另外两个严肃些的“手下”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“别闹了,说正事吧,”清先生是真的很严肃,不像尹重卿是装的,接着说道:“正好我们刚准备分享情报,你回来了也好。”

随手一招,一层厚实的连里面的人都看不真切的隔音结界遮盖住几人,让一直跟着白某的蟾样少女气的直跺脚。

“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,我们还不知道那玩意到底在哪里,我敲晕了不少人,可他们都不是那些掌权的人。”清先生这段时间是真的收敛了自己的欲望,老老实实干正事。

可惜,人家家里的大人物要不是有武艺高强的保镖,要么是干脆自己武艺高强,清儿也没找到什么比较好的出手机会。

“这是城主府的结构图,府里的人手分布什么的倒是也都打听清楚了,就是不知道该往哪儿用力。”张土块将从酒吧老板那儿得到的情报摆了出来。

什么?酒吧老板怎么连这种东西都能搞到?

他们总是能搞到这些东西,而且甚至不怎么费力气,谁不欠一个八面玲珑的酒吧老板一点人情呢?

至于这东西会不会有假,清先生已经拿去验证过了,完全一点问题都没有,而至于酒店老板告密的问题,他们也用某种不太友好的方式解决了。

“我前几天接待过一个他们家族的中层,套出了一些他们家里的宝库的位置,不知道有没有用。”白克斯一边在地图上标注,一边似乎有些不适。

不过想想也对,根据他们近几日的见闻来看,这“梦蟾”家族的平均颜值,甚至还不如当年那个公主,尹重卿居然能狠下心牺牲肉体来为团队服务,他们都不知道要怎么直视以后的尹重卿了。

甚至张土块已经想好了,回去了之后就用技术做一个尹重卿当时的情景再现,保管让他噩梦连连。

“那这几天我先去这几个地方看看,你们要是有什么新的发现,通知我就行。”清先生知道不管怎样,这活还是会落在自己身上,干脆主动一点,给人可靠的感觉。

“那我继续去收集情报了。”尹重卿显得有些没精神,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从这次的阴影中走出来。

“你想去干点什么吗?”张土块横着一双死鱼眼,等着白克斯的发言。

“我?”白克斯愣了愣,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,“你能告诉我,我能干点啥吗?”

“唉,行吧,这几天你辛苦了,上楼睡觉去吧你。”张土块仿佛是猜到了这么个结局,不过现在确实没什么需要需要他帮忙的。

哈啊~

“是有点困哈,我先去休息了。”白克斯懒得理会他的嘲讽,他确实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,顺便修复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。

待白克斯上楼后,张土块无奈的摊了摊手,别人要是不接他的嘲讽,人生就会失去很多乐趣,甩了甩手,也出门不知道干嘛去了。

白克斯躺在了宽阔的床上,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,刚要眯上眼,突然发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。

“房间里似乎有些臭味,张土块来我房间拉屎了吗?”白克斯一下坐起,无端的想着奇怪的事情自言自语道,他毫不怀疑张土块的性格能干出这种事情来。

“不对,淡臭中带着一丝清香,是女孩子的味道,难不成是尹重卿?”仔细闻了闻,白克斯又有了些新的发现。

难不成?是尹重卿带客人来玩的时候走错了房间?

看见房间里没什么污秽之物,白克斯将奇怪的想法甩出脑袋,再次躺了下来准备睡觉。

在白克斯闭眼之后,身边的床突然诡异的凹陷下去一块,并且呈现出曼妙的轮廓,就好像,有人躺在上面一般。

而躺在另一边的白克斯,一点反应都没有,只是安静的闭着眼,好像真的睡着了一般。

那诡异的凹陷突然慢慢挪动起来,慢慢朝着白克斯靠近,似乎是某个隐身的人,要对咱的白小侠上映一些“睡眠の美男姦”的现实版。

喝啊~

空气中一阵微微的震动闪过,白克斯突然猛地睁开眼,爆裂的火灵力突然覆盖全身,朝着周围推散开来。

本来空无一物的空气中,却似乎有什么东西阻碍着火圈的行进,诡异的在白克斯面前的凹陷处停了下来。

“你跟了我很多天了,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看白小侠一点都不惊慌的表情,好像确实是早就看出来有人在跟着他了。

不过之前白克斯一直是只有一种诡异的感觉,但直到今天,直到刚刚从门外吹进来的那道风,白克斯才终于确定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。

不管怎么说,刚刚那家人的门好歹也是带锁的,怎么可能被一阵风吹开。

房间中突然传来两声轻笑,听那声音,肯定是个美丽的妹子:“小哥哥挺聪明的嘛,刚刚小哥哥的样子简直太诱惑了,人家今天实在是垂涎的不行,所以才忍不住出来了。”

一道曼妙的身姿,缓缓出现在白克斯身侧的床上,竟是那天飞机上的蟾蜍少女。

看着近在咫尺仿佛被人蹂躏过的一张脸,白克斯终于还是忍住了呕吐的欲望,原来刚刚自己闻到的味道来自这里,还真是错怪张土块了。

“你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白克斯学着张土块眯起眼,不让对方看出来其实自己有点慌的事实。

“人家不是说了吗?人家就是喜欢小哥哥嘛,你怎么就不信呢?”蟾女撅起嘴巴,仿佛非常委屈白克斯不相信她。

“不可能,我一没钱二没权,长得不帅修为不高,你怎么可能看上我,要看上也应该是和我们同行的那个龙人才对。”白克斯很理性的分析道。

“人家也不知道呀,人家就是觉得小哥哥身上有一股很熟悉的感觉,就像人家已经和小哥哥认识了很久一样呢!”蟾女似乎是想起了高兴的事情。

白克斯突然想起来什么,问道:“你不会恰好就是这城里的‘梦蟾’家族的公主吧?”

没想到,对方居然很开心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对呀对呀,人家就是啦,这样小哥哥就会喜欢人家了吗?”

与喜欢相对的是,一股怒火直袭白克斯的心头。

伊莉丝,这个午夜梦转才能听见自己梦话念叨的名字,这个心地善良却红颜薄命的女子,这个白克斯一生唯一爱过的女孩,为了某些“大计”,被人害死在无声的夜里。

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,白克斯一直没法忘记伊莉丝,那个曾经拯救自己的天使。

但就是面前的这名女子,轻易的夺走了伊莉丝的生命,甚至还占据着她的皮囊来骗自己,叫自己还额外承担了一份自责。

如今的白克斯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,样貌身高修为,这天之娇女居然一时没认出白克斯来,只以为是遇到了自己中意的那个心上人,居然使出了小女孩手段。

但白克斯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那梦中的最后一次相遇一直铭刻在白克斯的心中,时时刻刻提醒他:莫要信了女人的鬼话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