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1章墨刀的对峙,双荒小决
书名:帝宠商妃 作者:凰栖梧桐 本章字数:393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7 13:45:35

月三蓉来到,朱川流的身边,残缺的世道,即为遗憾,需要圆满。

朱小公子什么都未说,扑到怀抱号啕大哭,从出生到成长,入江湖行走的他为独行侠。

浮生若梦,恩仇辗转过。可埋在心中,促使成长的唯一愿,尽付万年盼,逐水流。

倘若万年寒冰未把话说透,他会一辈子以恨君义奥为目标活下去的。

因为世人知他立世的根为恨。不是不辩解,越挣扎越累,何必不顺从呢?

大不了见面时,一场仇恨付与相对的花火。

扣心自问是慕是仇?朱川流没哪刻有过的苦难、委屈与青涩。

君义奥拳头痒,为什么他们每个人,都对呆瓜留手了,连守都守不住,还真是……

稽天涯双手抱胸,他的恼火、吃味之类的,就是最大的快乐。

石窟为秦纾宫的地盘,解决墨刀的狂乱,从根本上拔除秦州的隐忧。

隔离红尘人世的地盘,并未展露江湖的风雨中,有安静的一角。

中原之西,殊途同归,紫宁雨、游茨、陈偈无暇分神,心力陷在一个封印中。

强行破坏封印者竟为,早死上万年的客归心,及尤图雄、陈垢武等。

紫宁雨掌玄武境主位,知纪小草伤心欲绝,派她前往中原请求苍龙境主速归。

秦一琯望着一桩事儿起,半边风雨落,摇折扇等待两回过神,道:

“月姑娘,我也很伤心,能不能让我投怀送抱?朱小公子不错嘛,连万年寒冰都敢抱。”

朱川流啊了声,吃过月寒术,哪会不知姑娘的性子,伤心过了才尴尬。

君义奥提他往旁边去,扶起自家寒冰,语气不怎么好道:“你们最好别有惹我的时候。”

稽天涯专门锤他的,又往肩头砸拳:“你别干糊涂事,谁会惹,吃多了?”

“滚。”君义奥使脚一踢,将他踹开:“就你最胡来,变戏法打我会不知?”

呵呵,秦一琯好笑,这两还真为血肉相连的兄弟,摇折扇未语。

月三蓉瞥眼好友,阻止他胡来,苍穹天菲的宽袖轻动,拾起蚕丝帕,察干脖子上的血迹。

手转永恒决,冰蓝色的灵元,化去伤势,眉头微动眺向伤口疑惑。

运转同骷七术之同骷零,曼陀罗星入红尘,才彻底消去血迹、伤痕。

转过念,他们去过樊城,诸多事会在未来改变。

稽天涯叹道:“蓉蓉,自归来都没与我说一句话。他为朱小公子所伤,与你有多大的干系,就不能别偏心,可知他才为最腹黑的,你只不过睡了上万年,怎就偏向了他呢?”

月三蓉皱眉道:“闭嘴。”

没了身外事,会安静才怪:“我为实话,你说近段时间干的什么事吧?他是大流氓,从前你不是睁只眼闭只眼的,是不是被他拐走了,连我都不认了?”

蚕眉轻蹙不耐,霜沁入骨薄凉有加道:“认得。”

“你就是这么敷衍我的,我是天涯勒,笑一个别沉着啊;难道睡上万年傻了不成?”

“无。”人应对他可顺溜:“你辛苦了。”

稽天涯大口闯粗气,若青蛙涨的肚子都大了,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秦一琯乐的眉眼带笑,乐不可支,行走江湖从没见过,稽天涯在其他人那吃鳖的时光。

于是道:“月姑娘,若觉得他烦,可以告诉阿茨,会替你摆平的。”

月三蓉冷清的没什么情绪。

某君若怪枭,笑的毛骨悚然,头戴青铜面具,活生活现百鬼王,更为地狱修罗样。

“呵呵,有刺的竟在同骷天,不错的吗,稽兄在一起那么久了,稽仲府没了儿子呢?”

稽天涯触动了逆鳞,忍不住拳头轰过去,怒砸了数十拳,才放过道:

“骨头不痒会死嘛,想找揍就去。阿茨会放过才怪,别怪我没警告,敢挑拨离间,老子分分钟弄死你信嘛,我们乐意管得着吗,自己的后人在哪,咋不说与蓉蓉的孩子?”

君义奥抡起箫又与他的拳头相对,一派从容不迫,更带敬谢不敏。

他的拳还是什么的,通通都收下,一并还了回去。傲帝只有捉弄、欺负他人的份。

哪还会再如过往,被他们打的还不了手?那股腹黑劲,不把他们折腾的哭爹喊娘算好的。

秦一琯在他们打斗时,来到人那说:“你啊,还真是当年闷声不吭就冰封,墨兄受苦了。”

朱川流来道:“谁没受苦呢,就你慈悲心泛滥,什么都操心,军师不会托垮?”

“托你个头。”秦一琯折扇在他脑门拍下去:“你知墨兄月姑娘有什么,想后来居上?”

嘿嘿,朱川流望寒冰做听的,刚才的那通,还没有散去呢,只好道:“我有感而发。”

月三蓉眸光微敛说:“墨炫出了魔屿境,天命所归的红颜亦会苏醒。”

嗯?秦一琯、朱川流吃惊道:“什么意思,说来听听?”前者很快转过了弯,惊讶道:“莫非他的痴狂与入迷,并非一厢情愿,而为果有此事,为什么我从来没发现他有红颜……”

呃,果断住了嘴,回想南国地宫之行,南连山所言之语,又挑眉,那都为上万年前的事了。若真有天命所归之人,哪需要如此久的时间,莫非与面前的姑娘有关?

摇折扇又苦笑,墨炫的事,有几件与月三蓉无关呢?

他的支撑为万年寒冰,上万年不出魔屿境,呵呵,往后越发热闹了,还是别多担心。

道:“朱小公子明白应该怎么做了吧?”君义奥的身份,不能太快暴露于中原。

朱川流神情一顿,支唔问:“什么怎么做,把话说清楚,还以为谁都是小舅一提都懂?”

唉,他摊手向旁边:“你觉得要怎么好,他与君兄的恩怨不大,可我对黜鳞宫不放心。”

朱川流哼了声,“你别指桑骂槐,我小叔叔未做对不起正道的事,哪有你提心吊胆的?”

月三蓉望过去说:“他为夏公子。”有必要提点。

朱川流转过了弯:“你不会打从开始就没失忆吧?”了然傻乐道:“我说沧桑楼收了我与小舅舅的消息,为什么只派挽商君入江湖,却不与你们会面呢,原是早知。”

秦一琯很长时间在殊途同归,忙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,什么失忆?”

月三蓉将过程,化成永恒决道:“此为经过。”

秦一琯接过化消,半天转不过来,望姑娘说:“你们这一路高调从北境下来,只恐荒芜非死的。最近殊途同归有大事发生,罢了。荒芜纵使知晓也分不出人手来关心你们了。”

月三蓉快不及眼,转过了冯荆,微笑未语。

朱川流又被秦一琯盯住,寻问是否知晓后续,干脆说:“我跟随疯子及月姑娘找寻秦宫主,不回黜鳞宫可以吧?这样也挺好的,至少不会被小舅找到念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,我是不想回去的。”

秦一琯望向人并不排斥,酸溜溜道:“我也想跟随你……”

嘭,君义奥一拳打中他的后脑,道:“你就免了,我不需要太亮的电灯泡。”

嗷,秦一琯见被打变形的兄弟,又望戴青铜面具的他叹:“你就不能别拿拳头招呼我?”

君义奥瞥眼,窝住万年寒冰,示意:没了外事先干活,完成石窟的活儿回秦纾宫。

秦一琯见稽天涯还要去惹某寒冰,折扇遮住了脸,后道:“稽兄收敛点,阿茨还在呢?”

稽天涯被他打痛了,愤愤不平的起手化苍龙,将伏于石窟的阵法,通收回。

秦一琯亦召回非焰刀,逐渐抽身而退。

墨刀随阵法、非焰刀离开,不再强行压制荒芜之气。它若喋血,更带屠戮。

冲天荒元,强劲散发去了天边,让石窟内的他们站立不稳。

好似也知面前的为劲敌,散发的灰元,往石窟四周,找寻机会离开。

窥到沧海遗珠的空档,兼有傲龙在侧,不敢一试水深,咆哮吟吼,荒芜异兽匍匐而出。

君义奥轻呵了声,散发荒中帝相,绝代荒帝威压临世。墨刀再凌厉,不可比肩。

元神散发恐怖的威压,心随念转,墨刀的荒芜,若连通主人,消散之际,一缕秦怀安的元神,虚弱的浮出刀身。

“大哥?”秦一琯不可置信上前,荒芜排斥,他若沧海一栗,差点魂飞魄散。

“秦兄不可着急。”君义奥的酒,挂在腰间,拎鸭子似的,将他丢到稽天涯那儿。

“秦兄静待。”稽天涯没了玩世不恭道:“君兄要顾蓉蓉,你别失去理智。”

数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丝缕元神漂浮,秦怀安似受控制,又带熟悉,只为一者动。

见到了他们的存在,双目逞灰芒,盯向月三蓉、君义奥,许久回不过神。

嗯?君义奥凝聚巨大的一指,探入秦怀安的灵识。不动则已,一动惊人。

无数荒芜将他一指吸纳练化,形成庞大的灰云,以彼之矛攻彼之盾。

一击强大,轰向数人。君义奥救人之际,墨刀变成一道流星,点滴散成了末。

君义奥又呵了声:“荒神,太小看你果真为本帝之劫了。要墨刀无非算准了此步。那我就让你扑朔迷离吧。”再起掌以夏长青之躯,携万年寒冰,如闪电,似惊鸿,后发先至握墨刀。

荒帝、荒神留于墨刀上的,荒元产生强烈的冲击。

中间的石室,转瞬化成一缕浮烟。稽天涯一手提秦一琯,另手拽朱川流飞跃往半空。

呜,荒芜形成的影兽,四海荒芜的缩影,汇聚君义奥之身。

这可货为夏长青,戴着青铜面具。荒芜之主冰封魔屿境,留于中原的分身,不能明目张胆的出世活动,能感知荒芜之气的汹涌,亦分不开心神来,真正现身与夏长青一决,放弃机会,以待良机再探。

墨刀的灰光,逐渐消失于刀身。非焰刀压制墨刀够久,灰芒消,升起罪者的黑元。

那为扶持正道的秦一琯的灵元。

“大哥?”秦一琯接过墨刀,伤心难过,感知没半点秦怀安的元神。

吃惊道:“君兄,为什么大哥的元神,不再了此中,墨刀为大哥的本命刀,怎会?”

君义奥与月三蓉相对。后者拿出封灵袋,内中一道散发冰蓝灵元的元神有指引,并不明显,许是刚消弥石窟之乱,还需安稳与稳定,方才能通传下一步。

那才为秦怀安的元神。

传送同骷天术,能与墨刀发出共鸣。

君义奥叹声说:“秦兄要有底,你大哥,若在世,我必会救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你要有准备。我们来此地够久了,先回秦纾宫细论吧。此处你需要派门生前来修膳。”

秦一琯收墨刀回储物袋中说:“我知你意,走吧回去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